五老风采

青松入晚翠方深 人生不老在多情——《集邮》刊登袁松岩老师故事
发布日期:2019-04-26浏览次数: 字号:[ ]

(Tip:《集邮》杂志创刊于1955年1月28日,为月刊,每月1号出版。《集邮》是中国第一份国家级集邮杂志,它报道新中国邮票的发行信息和历史背景,涉及中国各历史时期的邮票介绍和研究,也介绍外国发行的邮票。杂志创刊后深受国内外广大集邮者和海外华人以及研究中国的外国集邮者的欢迎。)   

初见袁松岩老师,干练的夹克,清爽的发型,精神矍铄,一点没有“只是近黄昏”的暮年之感,很难想象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九十有三的耄耋老人。我发现时间是贼,他偷走了您满口的齿如编贝,他偷走了您头发的浓如墨绸,他偷走了您眼睛的明眸清沉。但我深知,他偷不走的是那豪放不羁的爽朗笑声,是那学富五车的豁达睿智,是那平淡如水的温润性格。时间偷不走的,只会让笑意愈浓,风雅愈重,性情愈稳,如山间清流,静水流深。

袁老热情地招待着我们,谈笑间,老人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乐观豁达深深感染着我们。穿着最稀松平常的衣服,神情自若,一如盛夏坐在石凳上纳凉对弈般安详喜乐,没有半分自持老学者的架子。袁松岩老师于1950年参加工作,1960年进入江苏三校也就是旅游烹饪食品学院的前身,进行政工作,1973年负责烹饪专业的招生,于1988年功成身退。工作期间多次帮助困难的学生,“品德兼优”是他教给同学们的醒世恒言,品者,助人为乐也。我想其实您更想告诉他人的是大道之行莫过于助人。我不由得崇敬起来,那横跨了近一个世纪的绵绵岁月,所谓人如其名,袁老近一个世纪迭涌风云的沧桑经历可以用他的名字来诠释:松岩者,劲松立于巉岩。从岩壁上一棵小松开始,即使是险滩与危崖,不管是风雨与霜雪,都始终如一,向阳生长,最后成为高岩之上的一棵青松。我不知您到底在生活中遭受了多少困苦,不知您在学术上面对了多少难题,亦不知您在专业上承受了多少不解。我愈来愈觉得世间的所有颠沛流离总归平淡。所有崎岖弯道都会是斑驳之后的岁月如歌。

袁老身体依旧硬朗,在89岁高龄之时还能与好友们乘绿皮火车去新疆天山游玩,品瀚海阑干百丈冰之景,鉴长河落日圆之态,领略大西北的风土人情。志趣高远,老有所乐。当谈起袁老的爱好时,老人便十分欣喜,绘声绘色的和我们说起了他与邮票相伴一生的故事。用袁老自己的话说:“邮票陶冶了我的性格,也对我一生有很大的影响。”

袁老一生痴迷集邮,他讲起与邮票的初次相遇时:“花花绿绿,很吸引我”从此便与邮票结下不解之缘。“我很喜欢祖国的大好河山,各地的风土人情,也喜欢我国的古典文学,而这些邮票里面都有!”自1944年开始集邮,至今以75年从未中断。用他的话来讲:“集邮可以获得真理,回忆历史,拓展知识,陶冶情操。”于方寸之间见天地,邮票用无声的语言,鲜明的形象,丰富的内容,叙述着故事。正如美国集邮家比尔曼曾经说过:“集邮教人以历史和地理;集邮是一种消遣;集邮使人保持热情;集邮使身世各异的人共享乐趣;它且是投资的好场所;它具有国际范围的交换价值,邮票可以跨越国界而不失其内在价值。总的来说,集邮是个人娱乐与满足的源泉。”在经过多年积累之后,堆满屋子的邮票,开展的二三十次邮票展,编著《邮说“中国·世界遗产”》可谓“世界遗产入方寸天地,九旬邮人展笔耕风采”。袁老还向我们展示了他的部分集邮册《旅游与集邮》《两岸一家亲,邮画喜相同》《江山如此多娇》,翻开袁老厚厚的集邮册,眼前流过祖国历史的长河。一件件古代发明,是我们祖先智慧的结晶,一件件出土文物是我们祖先劳动的硕果。使全世界惊叹的秦始皇兵马俑,令多少人着魔的出自古都唐三彩,翻开另一本眼前浮现起当年的峥嵘岁月,十大元帅挥斥方遒,十位大将英姿飒爽。一位位红色人物,一个个历史节点,讲述着我们国家由弱小走向强大的历史……一张张小小的邮票,是特殊的文化载体。“像我这样的老人,集邮还能修身养性,平时没事整理下邮票,将他们归类成册,再写上前言,日后翻看也是一种乐趣呀!”说罢,袁老还向我们展示起他保存邮票的设备,“这个是塑料纸,每次用它盖住邮票,再用这个电烙铁封边,然后为了美观再用彩纸装饰,最后用双面胶贴在片子上,这样邮票便保存好了。”近十万张邮票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保存下来的。如此庞大的邮票数量,难免会有遗漏和缺失,我们不禁好奇起来。袁老也和我们解释说,遇到缺失和遗漏,他会去联系邮商补买或者和邮友们交换,他还打趣道:“现在条件好了,原来在吃喝用穿上不舍得花钱,但面对邮票往往一掷千金。”当问起给袁老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邮票时,袁老向我们展示他的宝贝,清朝的龙票、中华民国发行的邮票和“伪满洲国”发行的邮票。“这些邮票比我的年纪还大呢,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老人又谈起了这些邮票的故事:“在文革期间,由于我老师身份的缘故,这里面许多邮票都被我处理掉了,这也是一种遗憾吧!”袁老也是扬州许多集邮组织的秘书长或顾问,平时也会在早茶时与邮友们交流心得感悟,欣赏邮票。他还有许多国际上的邮友,通过互寄邮票的交流,让袁老的收藏里还多了许多日本,朝鲜,美国发行的邮票。“我最近在整理我的邮票,汇编成册,我会把这些留给我的儿子们孙子们,再将一部分送给能欣赏这些邮票的人,我想这也是一种传承吧。”近几年,袁老还游遍许多印在邮票上的著名景点,并用同样的角度留下合影,这也许是老人与方寸之境最接近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刻吧。

“地上满是铜臭的六便士,可依旧有人仰望星空。”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如是言。您年至耄耋,早已退休,按理说应安享天伦之乐,可您还未被生活的烟尘俗气所染,依旧出书扎根于平淡的生活,在其中汲取养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播种,身为晚辈的我期许并祝愿您老的《邮说“中国·世界遗产”》可以开花结果,春华秋实。若没有领略生活扎实的本领基础,又怎能谱书,若没有性情如此,又怎能有欣赏生活的美意。    

江山如此多娇,有劲松矗立于巉岩。坚持如青松般坚韧,即使扎根于贫瘠的岩石,也要始终如一,朝着目标精益求精,用年月的积淀,谱写属于平凡人的不凡。

终于明白,兰草就是兰草,荷便是荷,如同四季分成不同的时节,而你我终会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赴不同的约,然后爱上不同的河山,尽管落款同样是那轮皎洁而美好的月……因为您爽朗的笑颜悄悄告诉我与岁月错肩而过的是时间,留下的是美好,虽芳华已逝,即使向晚,依旧活色生香。

(吴悦豪)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2016 广东快乐十分冷热数据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江苏·扬州市文汇东路12号 电话(TEL):86-0514-87991552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